开网前的话 领导题词 顾问与编委名单
国产基础软件能否突围? 2014-08-11

  6月27日,曾研发推出具有自主产权的红旗Linux国产操作系统的中科红旗正式宣告破产。之前的5月16日,中国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发布一则通知称:“所有计算机类产品不允许安装Windows8操作系统”。这两个事件让国产基础软件再次成为焦点话题--前者被视为给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后者则被认为是国产基础软件迎来历史性发展机遇的信号。

  肩负保障国家信息安全的重任,面对难得机遇,国产基础软件究竟该如何打破垄断、成功突围?

  “没有自己的基础软件,永远都要受制于人”

  面对国外软件的垄断局面,国产基础软件还不曾拥有真正的市场生命力

  棱镜门事件发酵一年多来,各国政府对信息安全越来越重视,“没有自己的基础软件,永远都要受制于人”日益成为共识。

  安全专家认为,操作系统等基础软件对信息安全有重大影响,只是在信息系统上安装常规信息安全软硬件进行防护,仍不够安全。所以人们越来越强调“本质安全”,要求尽可能地采用自主可控的基础软硬件,以更好地保障信息安全。

  “操作系统厂商很容易获取用户的敏感信息,包括身份、账号、位置、爱好、活动等,它们掌握了这些信息,运用大数据进行分析,不但广大用户的隐私得不到保障,而且国家的任何社会活动、经济动向都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显然,如果中国不掌握智能终端操作系统这类基础软件,中国的信息安全就有严重风险。”中国科学院计算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说。

  然而,在中国,包括操作系统在内的国产基础软件,发展一直不顺利。目前,中国已有数以10亿计的智能终端,包括桌面计算机、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智能手机、智能电视和机顶盒、车载电脑和可穿戴设备等,它们都以各种方式接入到网络中。但智能终端上运行的,基本都是Windows、苹果操作系统或是安卓系统这些国外操作系统。

  甚至有网友调侃说,直到中科红旗倒闭时,才知道我国有这么一家做自主操作系统的企业。这话并不夸张。在多年超过95%的个人桌面电脑操作系统市场份额被微软占领的情况下,隐匿在角落的国产基础软件的确很难被人注意到。

  永中软件总裁谈辉曾用“在沙漠里种水稻”形容国产基础软件的艰难,“几乎所有产业都发展了,但国产基础软件还是一只困兽。”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末,我国就开始在国产操作系统方面努力。当时,Linux(一种免费和自由传播的操作系统)热潮席卷中国,中软、中科红旗等企业纷纷投身Linux操作系统研发,并相继推出了自己的产品。数据显示,在2001年北京市政府采购的2801套操作系统中,中软、中科红旗曾各占半壁江山,微软的Windows XP居然“出局”。

  尽管国产操作系统曾拥有过如此不错的发展机遇,但最后的事实却是,简单直接的政府采购支持并没有让它拥有真正的市场生命力,虽然偶有突破,却始终是边缘化甚至是不起眼的存在。

  “推开门,一脸迷茫,没有市场”

  多年来只是若干家小公司各自闭门造车,缺乏实力营造自己的“生态系统”

  “推开门,一脸迷茫,没有市场。”这是很多国产基础软件开发商都有过的经历和感受。

  软件有很强的自然垄断性,表现为“先入为主”。微软是先来者,很快成了“垄断”巨头。国产基础软件起步晚,企业规模小,打开市场步履维艰。

  倪光南说:“没有市场支持,国产基础软件就缺少改进的机会;缺少改进,就会影响质量;影响了质量,就更难开拓市场。长此以往成了恶性循环。”

  对于国产基础软件推广难的问题,业内专家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安装使用后很多配套的应用跟不上,导致钱花了,事却耽误了,为国产软件的再应用留下阴影。二是用户的使用习惯难以改变。用户用惯了一些软件,如果没有其他外力推动的话,不会愿意去换。没有成熟的应用生态环境支撑,正是各类国产基础软件难以存活下去的关键。

  “与Windows相比,国产操作系统的差距主要不在本身,而在生态环境上。多年来,围绕着Windows形成了良好的应用软件支持、开发支持、培训体系支持等,而国产操作系统只是若干家小公司在做,也不合作,各家都缺乏实力营造自己的生态系统。”倪光南说。

  专家分析说,作为全球个人电脑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操作系统,Windows在中国市场快速普及,继而凭借办公应用方面的强势力量建立起在日常工作生活中的关键角色,又进一步通过和第三方应用厂商的合作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应用生态链,通过对用户使用习惯的培养让自己的生意变得坚不可摧。

  以红旗Linux为代表的国产操作系统确实没能在迎合用户需求方面做出太多的创新。比如在用户使用界面的图形化上,对主流硬件的驱动开发上,对成熟的第三方应用的兼容性方面,易用性、功能性都没能很好突破,自然就很难真正活下去。

  “如果加大自主创新力度,整合各界资源,共同营造一个生态环境,那么不需要多久,或许国产操作系统就可以比较顺利地替代Windows了。”倪光南说。

  “以科研的方法做基础软件不可行”

  站在信息技术新的发展点上,做“人无我有”、与国际兼容的东西

  国产基础软件究竟该如何发展?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认为:以往的经验表明,以科研的方法做基础软件是不可行的,“有些单位做的时候,根本就没打算占领市场,只是为了向国家的项目交账。”

  在邬贺铨看来,国产基础软件的发展应该回归市场,真正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比如,在政府采购方面,应该采取公开透明的方式,不要划定圈子,指定政府支持的有限几家企业。

  在另外一些专家看来,国产基础软件之所以落后,是因为缺乏技术上的共识。

  他们建议,我们应该以开放的心态,主动参与国际交流,并把国外的专家请进来,通过公开的学术会议进行讨论,逐步形成对操作系统技术发展的统一认识。在基础软件的研发过程中,正视落后的现状,尽量避免浮躁心态,踏踏实实做研发。

  还有专家认为,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应该着眼于更长远的未来。随着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的发展,计算机系统的体系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此,不应该把精力过多花在单机操作系统的竞争上,而应该站在信息技术新的发展点上,去做“人无我有”、同时又与国际兼容的东西。

  除了国产软件本身须苦练“内力”,缩短与国外软件的技术差距,专家还建议,政府应进行国产基础软件的顶层设计和规划,制定长期、全局的发展战略,在敏感行业制定切实可行、可操作的措施支持国产基础软件。

  同时,大型国企应加大对国产基础软件的投入,带动社会投资,迅速扩大产业规模,通过联盟等机构加强协同,避免内部恶性竞争,形成一致对外的竞争局面。(摘自《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