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网前的话 领导题词 顾问与编委名单

健康长寿

慢性病亚健康可上医院开“音乐处方” 2018-01-10

  在繁体字中,樂、藥、療三字同源,用乐如用药,音乐与药物、治疗具有天然的联系。在传统医学中,五脏可以影响五音,五音可以调节五脏。音乐疗法能舒体悦心,流通气血,宣导经络,与药物治疗一样,对人体具有调理治疗的作用。
 
  4年前,在复旦大学中西医结合研究院董竞成院长的指导下,华山医院中西医结合科开始实施“慢病相对时空”公益性医疗项目,音乐疗法正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内容。据悉,华山医院中西医结合科设有音乐病房,每周一次的音乐治疗主要是针对患有肿瘤等慢性疾病同时伴有抑郁、焦虑、恐惧、躁狂等心理障碍的人群。
 
  4年来,有近千名患者参加治疗后受益显著,包括众多晚期肿瘤患者在内的总体4年生存率达到99.8%,数十名全身多脏器转移已被外院宣布只剩下几个月生存期的患者几年来仍健在,且生活质量大幅提高。
 
  而普通的压力大、亚健康的人群也可在门诊接受音乐治疗咨询、接受建议。比方说,下班路上,堵车烦躁的时候,就可放一些《梅花三弄》、《平沙落雁》,这样的音乐最能够让人平静下来,可抑制现代人的烦躁。刚刚经受打击的人为了缓解悲伤可以试试柴可夫斯基的第六号交响曲《悲怆》、贝多芬第五交响乐《命运》等。
 
  4年生存率达到99.8%
 
  据统计,目前中国已有2.6亿人确诊慢病,约占总人口的19%,而其中的80%死于慢病。心脑血管病、肿瘤等非感染性慢性疾病(简称慢病)高发。 在众多慢病中,恶性肿瘤等重型慢病由于具有发病率高、治疗时间长、费用高、疗效差等特点,患者会由此产生痛苦、不安、焦虑、抑郁、恐惧、疑虑、忧郁、绝望等情绪反应,伴发植物神经系统症状和行为异常。
 
  研究表明,恶性肿瘤等重型慢病患者中50%~70%患有抑郁症,40%~50%患有焦虑症,10%~40%患有精神衰弱症,至少84%的患者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
 
  “医疗不只是治疗,还需要走进病患的心灵。”复旦大学中西医结合研究院院长、华山医院中西医结合科主任董竞成教授指出,“我们希望变被动医疗为主动医疗,变局促医疗为舒缓医疗,变恐惧医疗为欢快医疗,把医疗行为从医院延伸到社会,延伸到患者家庭,延伸到患者的心灵。”
 
  在华山医院35病区中西医结合病房,扑面而来的是悠扬动听的乐曲,犹如一阵清风飘入心田,将焦虑、抑郁、恐惧等各种不良情绪温柔拂去,带给患者和家属们惬意的享受。
 
  这里,病区为每间病房配备一台音质良好的音响,一个多媒体音乐播放器,一份专业音乐治疗师给出的音乐疗法处方曲目,简单的组合起到了奇妙的效果——这正是华山医院中西医结合科在整合医学思想的指导下,在现代医学、传统中医药、针灸推拿、心理干预等疗法的基础上,新采用的音乐治疗手段,使病房充满人文关怀气息。
 
  音乐疗法受到了患者和家属们的一致欢迎和夸赞,他们纷纷说:“这样的病房还是第一次见,听着音乐,睡眠质量提高了,烦闷的情绪也得到了宣泄”;“病房再也不令人感到冰冷了,听着舒缓的音乐仿佛回到了温馨的家,身心能得到良好休息。”
 
  音乐疗法,是华山医院推出的“慢病相对时空”公益性医疗项目中重要的一项内容,该公益项目还包括医学科普讲座、太极导引疗法和心理治疗。所谓“相对时空”是指为肿瘤等慢病患者营造一种与他(她)长期置身的抑郁、恐惧等负性心理环境相对应的和谐、温暖、健康、快乐、积极向上的时间和空间,并通过科学的方法进行康复指导和组织管理。而公益性是指包括专家讲座、心理干预及康复训练等, 整个项目内容对患者费用全免。
 
  4年来,有近千名患者参加治疗后受益,执行该项目的华山医院中西医结合科杜懿杰副教授告诉我们,通过心理测评发现,接受治疗的98.1%的患者抑郁、焦虑情况显著改善,90%的患者生活质量评分显著提高,一半以上患者体内反映应激、抑郁、焦虑的指标下降到正常水平,包括众多晚期肿瘤患者在内的总体4年生存率达到99.8%,数十名全身多脏器转移已被外院宣布只剩下几个月生存期的患者几年来仍健在,且生活质量大幅提高。
 
  “我们接触的很多肿瘤病人,他们来之前往往已经尝试了包括放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等多种治疗方式,最后效果已经不明显,有些已经全身转移了,但是,在进入‘慢性相对时空’后,很多人的状态都有了改善。”杜懿杰医生说,“有位80多岁的老音乐家自己罹患癌症,她的女儿也因为癌症早一步离她而去,但是她告诉我们,她并没有被生活打倒,因为有音乐相随,她还经常来我们参加我们的活动,来给我们的病友进行演奏。”
 
  音乐疗法的科学性
 
  杜懿杰医生指出,在繁体字中,樂、藥、療三字同源,用乐如用药,音乐与药物、治疗具有天然的联系。在传统医学中,五脏可以影响五音,五音可以调节五脏。音乐疗法能舒体悦心,流通气血,宣导经络,与药物治疗一样,对人体具有调理治疗的作用。
 
  从现代医学角度来看,每个人的大脑都有一个特定的音乐敏感区,每当外部的音乐语言与内部的心理频谱相对应,相呼应时,就会产生巨大的谐振和深刻的共鸣,音乐声波作用于大脑,能提高神经细胞的兴奋性,通过神经及神经体液的调节,使人体分泌一些有益于健康的激素、酶和乙酰胆碱等物质,对调节血流量改善血液循环,增强肠胃蠕动,促进唾液等消化液的分泌和加强新陈代谢等都有重要作用。杜懿杰医生通过心理测评发现患者忧郁及焦虑情绪,睡眠情况,兴趣及全身症状等均有明显好转,量表分值下降较多。
 
  此外,研究发现肿瘤患者在经过放、化疗治疗后,免疫系统受到较大的影响。未接受音乐治疗人群的T淋巴细胞亚群CD3、CD4阳性细胞及NK细胞都下降较低,而接受音乐治疗的则无明显下降。这些都说明了免疫功能的变化与神经及精神活动是相关的,音乐疗法提高了神经细胞的兴奋性,改变了患者抑郁及焦虑状态,通过神经及体液的调节,使免疫功能得到增强。
 
  现在常年开展的每周一次的音乐治疗主要是针对患有肿瘤等慢性疾病同时伴有抑郁、焦虑、恐惧、躁狂等心理障碍的人群,而普通的压力大、亚健康的人群在门诊接受音乐治疗咨询建议的比较多。
 
  每一位第一次来治疗的患者,医务人员都会给他做心理测评,每经过一个治疗阶段,会再次进行心理测评,经过对比发现,患者的抑郁、焦虑情绪,睡眠情况,兴趣及全身躯体化症状等均有明显好转。
 
  除了较为专业的心理测评,还有直观的仪器检测音乐治疗的效果,比如通过脉诊仪,可以明显看到,听音乐前,部分患者的脉象波动大,说明心境比较紧张、焦躁,而听了一段时间平和舒缓的音乐之后,他的脉象逐渐平缓、沉稳,柔和下来。
 
  音乐处方因人而异
 
  杜懿杰医生告诉我们,音乐疗法与中药一样,也有归经、升降浮沉、寒热温凉等各种特性,必须由专业的音乐治疗师才能调配出合适的音乐处方。
 
  音乐也需要炮制,同样的乐曲,使用不同的配器、节奏、力度、和声效果均不相同。音乐疗法也需要不同的乐器、不同的乐曲彼此配伍,如同中药处方中有君臣佐使一样,配伍得当,方能起到治疗效果。应用音乐治疗,也分正治、反治:让情绪激动狂躁的患者倾听平和悠扬的乐曲,属于正治,而以如泣如诉的乐曲带走患者的悲伤、以快节奏音乐发泄患者兴奋狂躁情绪则属于反治。
 
  根据症状的不同,音乐处方也要像药物处方一样,量身定做,而且每天的不同时段,听什么音乐,都有一定的讲究。
 
  比如说办公室人群每天紧张的工作忙碌之后,午休时,脑子一时放松不下来,睡不着,不妨放一些舒缓优美的钢琴曲,空灵辽远的古琴曲,做个心灵瑜伽,冥想五分钟,比睡半小时更能让大脑放松;下班路上,堵车烦躁的时候,可以放一些抑制烦躁的《梅花三弄》、《平沙落雁》、这样的音乐最能够让人平静下来。
 
  在临近睡觉的时候,最好聆听一些轻柔、安静的音乐,并且带有遐想空间的慢节奏的音乐,这样会有助于更快地进入睡眠状态。这时候大型协奏曲和交响乐就不要听了,有失眠症状的人,夜间催眠的音乐不适合有起伏、有内容、有可听性的,最好是听小型精致的器乐小品,比如《沉思》这样的旋律优美、宁静祥和、整曲在各个段落中的过渡平滑、没有太大的波澜的乐曲。
 
  而那些有抑郁情绪的患者,无法振奋起精神的人,刚刚经受打击的人为了缓解悲伤可以试试柴可夫斯基的第六号交响曲《悲怆》、贝多芬第五交响乐《命运》等。
 
  早晨、午后、春困的时候,昏昏欲睡,进入不了学习或者工作状态,这个时候如果你聆听那种缓慢抒情的音乐可能会加剧你的困意,所以一些带有轻快节奏和思考性的音乐会非常合适。这个时候推荐聆听一下巴赫的复调音乐,轻松点的、不太严肃又充满思绪性的会比较好,《哥德堡变奏曲》会是一首不错的选择,如果从头开始听这部作品,你会很快被带入复杂的变奏世界,充满无穷的想象,会让人感觉精神百倍。
 
  “这几年音乐治疗做下来,我认为对大部分患者来说,效果最好的是主动性的音乐治疗,就是让患者参与进来,一起玩音乐,跟他们共同创造音乐氛围,比方说唱美好的情歌、在音乐中舞动肢体、时装秀,对于乳腺癌患者疏发肝气郁结非常有好处,而肺癌患者练习用气唱歌对恢复肺功能再好不过了。”杜懿杰医生说。(摘自《澎湃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