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网前的话 领导题词 顾问与编委名单

健康长寿

预防消化道三大癌症 2018-08-13

  屠俊
 
  健康的"第一杀手"就是癌症。癌症有几十种,但由于消化道的结构因素,要吃、要跟外界沟通接触、有污染、有毒、有细菌感染的都会吃下去,因此消化道有食管癌、胃癌、结直肠癌这三大癌症占了所有癌症中的40%,这个比例还不包括肝癌或者胰腺癌。
 

健康长寿:预防消化道三大癌症1、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消化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上海)主任李兆申院士指出,首先,尽管中国有很深的文化底蕴,但我们预防癌症的良好的生活行为还没有完全建立,因此,这些癌症在我们国家(85%)发现的时候都是中晚期,抽烟、喝酒是第一个高危因素,还有污染,蔬菜吃得太少等等。
 
  第二,大多数人没有体检筛查的意识,一定要等到我的身体出现了包块、消瘦,实在受不了再去医院检查,这个时候大多数疾病已经进展到晚期了。癌症不要怕,关键是什么时间、什么期。一个晚期的癌症,85%的消化道癌中,60%的人活不过五年。
 
  提高消化道肿瘤早期筛查及诊断率
 
  我国是消化道肿瘤高发国家,胃癌是消化道肿瘤中最为常见一种,其发病率和病死率在恶性肿瘤中均高居第二位。根据2015 年中国癌症数据报告,我国每年胃癌新发病例67.9 万例,死亡病例49.8 万例,我国胃癌新发病例和死亡病例约占全球42.6% 和45%。
 
  其实,消化道肿瘤如果能早期诊断和治疗,其5年生存率可以大大提升。相比晚期消化道肿瘤,早期消化道肿瘤经规范治疗5年生存率更高,约为 90%以上。
 
  以胃癌为例,早期胃癌5年生存率在欧美国家可达70%以上,在日韩等国更是高达90%,而晚期胃癌5年生存率则不足10%。因此,李兆申院士强调: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才是延长胃癌患者生存期的关键,也是提高我国消化道肿瘤防治水平的关键点。
 
  但当前我国消化道肿瘤筛查、诊治方面存在两大问题:一是晚发现。由于疾病的特点,大部分消化道恶性肿瘤早期症状不明显,多数患者诊断时候已是晚期。
 
  二是筛率低。究其原因,主要是我国大众和患者胃肠癌筛查知晓率和依从性低。既往我国开展的胃癌筛查多依赖胃镜,不符合我国人口基数庞大的国情;而两阶段筛查又缺少好的初筛方法,很难全国推广实施,真正惠及基层群众。因此,推行有效的早期胃癌筛查实施方案显得尤为重要。
 
  为提高我国消化道肿瘤防治水平,推进消化道肿瘤筛查、早诊、早治防控体系的建立,推动消化道早癌防治创新模式在全国的发展和落地,2018年7月7日,由多方支持的国家消化道早癌防治中心联盟正式成立,已经吸引了近1000家医院的积极加入和参与。同时,首批79家消化道早癌防治中心基地医院揭牌仪式同步进行。
 
  李兆申院士介绍,联盟成立后的工作聚焦在四方面:第一,推动消化道早癌筛查深入基层医院,让消化道癌症高危人群能够得到及时筛查和早期发现,实现早诊断、早治疗。
 
  第二,瞄准医生基本功,在全国基层医院通过带教、指导和规范化培训,培养具备全面筛查早诊早治能力、具有运用新技术、富有创新能力的复合式人才,将推动我国消化道早癌防治分级诊疗的实现。
 
  第三,进行健康科普宣教,将防治关口前移,提升大众和患者树立筛查意识。
 
  第四,探索具有物联网、人工智能新时代特征的医研交叉的发展之路,为保障我国国民健康乃至"一带一路"国家的国民健康做出贡献。
 
  消化道早癌筛查"中国模式"
 
  "如果我们按照发达国家或者做得比较好的癌症预防国家来做,10%的人要每年要做胃肠镜。但我们是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一年要1亿多人去做胃肠镜,是不可能完成的。因此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思考,要建立中国的模式。"李兆申院士说。
 
  为创立符合我国国情的消化道早癌筛查模式,前期在国家"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支持下,国家消化病临床研究中心(上海)依托协同研究网络开展了全国多中心胃癌筛查研究,所建立的新型胃癌筛查评分系统用于胃癌初筛,具有良好的筛查效能,充分实现了用最低的筛查成本检出尽量多的胃癌中高危目标。
 
  为推动该模式的落地,多方支持下的消化道早癌防治中心项目(GICC)今年在无锡成功试点,实践证明该方法不仅适用于来医院就诊的无症状体检人群,更适用于社区无症状人群的普查,因而极具推广价值。国家消化道早癌防治中心正是立足于"GICC无锡模式",走向全国推广应用。
 
  李兆申院士总结:"促进中国消化道肿瘤防治工作的发展,造福更多患者需要政府、医院、企业、协会、行业各方共同的努力。在中国消化道早癌防治事业的道路上,我们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无锡模式如果成功了,我们希望通过无锡辐射全江苏、全国,甚至"一带一路",我期待通过社会各界力量的努力,消化道早癌的筛查、防治工作能走得更远,走得更长久。"
 
  对于早癌防治的费用问题,李兆申院士指出,"我算过一个账,如果我们投入1块钱,与他确诊为癌症以后比较,1块钱可以节约15块钱,比如说一个早期胃癌,被检查出来只要15000元,但一个晚期胃癌化疗至少20-30万。因此我跟政府谈过,包括无锡的模式,我跟财政局讲、卫计委谈,他们一下子搞得很清楚,政府投入这么点钱可以节约多少钱?一个城市100万人,看上去筛查是有一笔较大的费用,但无锡要治疗癌症的人一年何止花费1个亿呢?我认为筛癌是一个赚钱的生意,是一个节约钱的模式,而不是浪费钱。"(摘自《澎湃新闻》)
 
问答|中国平均寿命76岁,为什么有些国家已达到80多岁?
 
澎湃新闻记者 屠俊
 
  问:最近的资料大家可以看到,我国的平均寿命还不到76岁,相比一些跟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经济实力差不多的国家还有很大差距,有些国家已经达到了八十几岁,差距在哪里?
 
  答:健康的"第一杀手"就是癌症。癌症有几十种,但由于消化道的结构因素,要吃、要跟外界沟通接触、有污染、有毒、有细菌感染的都会吃下去,因此消化道有食管癌、胃癌、结直肠癌这三大癌症占了所有癌症中的40%,这个比例还不包括肝癌或者胰腺癌。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消化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上海)主任李兆申院士指出,首先,尽管中国有很深的文化底蕴,但我们预防癌症的良好的生活行为还没有完全建立,因此,这些癌症在我们国家(85%)发现的时候都是中晚期,抽烟、喝酒是第一个高危因素,还有污染,蔬菜吃得太少等等。
 
  第二,大多数人没有体检筛查的意识,一定要等到我的身体出现了包块、消瘦,实在受不了再去医院检查,这个时候大多数疾病已经进展到晚期了。癌症不要怕,关键是什么时间、什么期。一个晚期的癌症,85%的消化道癌中,60%的人活不过五年。
 
  提高消化道肿瘤早期筛查及诊断率
 
  我国是消化道肿瘤高发国家,胃癌是消化道肿瘤中最为常见一种,其发病率和病死率在恶性肿瘤中均高居第二位。根据2015 年中国癌症数据报告,我国每年胃癌新发病例67.9 万例,死亡病例49.8 万例,我国胃癌新发病例和死亡病例约占全球42.6% 和45%。
 
  其实,消化道肿瘤如果能早期诊断和治疗,其5年生存率可以大大提升。相比晚期消化道肿瘤,早期消化道肿瘤经规范治疗5年生存率更高,约为 90%以上。
 
  以胃癌为例,早期胃癌5年生存率在欧美国家可达70%以上,在日韩等国更是高达90%,而晚期胃癌5年生存率则不足10%。因此,李兆申院士强调: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才是延长胃癌患者生存期的关键,也是提高我国消化道肿瘤防治水平的关键点。
 
  但当前我国消化道肿瘤筛查、诊治方面存在两大问题:一是晚发现。由于疾病的特点,大部分消化道恶性肿瘤早期症状不明显,多数患者诊断时候已是晚期。
 
  二是筛率低。究其原因,主要是我国大众和患者胃肠癌筛查知晓率和依从性低。既往我国开展的胃癌筛查多依赖胃镜,不符合我国人口基数庞大的国情;而两阶段筛查又缺少好的初筛方法,很难全国推广实施,真正惠及基层群众。因此,推行有效的早期胃癌筛查实施方案显得尤为重要。
 
  为提高我国消化道肿瘤防治水平,推进消化道肿瘤筛查、早诊、早治防控体系的建立,推动消化道早癌防治创新模式在全国的发展和落地,2018年7月7日,由多方支持的国家消化道早癌防治中心联盟正式成立,已经吸引了近1000家医院的积极加入和参与。同时,首批79家消化道早癌防治中心基地医院揭牌仪式同步进行。
 
  李兆申院士介绍,联盟成立后的工作聚焦在四方面:第一,推动消化道早癌筛查深入基层医院,让消化道癌症高危人群能够得到及时筛查和早期发现,实现早诊断、早治疗。
 
  第二,瞄准医生基本功,在全国基层医院通过带教、指导和规范化培训,培养具备全面筛查早诊早治能力、具有运用新技术、富有创新能力的复合式人才,将推动我国消化道早癌防治分级诊疗的实现。
 
  第三,进行健康科普宣教,将防治关口前移,提升大众和患者树立筛查意识。
 
  第四,探索具有物联网、人工智能新时代特征的医研交叉的发展之路,为保障我国国民健康乃至"一带一路"国家的国民健康做出贡献。
 
  消化道早癌筛查"中国模式"
 
  "如果我们按照发达国家或者做得比较好的癌症预防国家来做,10%的人要每年要做胃肠镜。但我们是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一年要1亿多人去做胃肠镜,是不可能完成的。因此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思考,要建立中国的模式。"李兆申院士说。
 
  为创立符合我国国情的消化道早癌筛查模式,前期在国家"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支持下,国家消化病临床研究中心(上海)依托协同研究网络开展了全国多中心胃癌筛查研究,所建立的新型胃癌筛查评分系统用于胃癌初筛,具有良好的筛查效能,充分实现了用最低的筛查成本检出尽量多的胃癌中高危目标。
 
  为推动该模式的落地,多方支持下的消化道早癌防治中心项目(GICC)今年在无锡成功试点,实践证明该方法不仅适用于来医院就诊的无症状体检人群,更适用于社区无症状人群的普查,因而极具推广价值。国家消化道早癌防治中心正是立足于"GICC无锡模式",走向全国推广应用。
 
  李兆申院士总结:"促进中国消化道肿瘤防治工作的发展,造福更多患者需要政府、医院、企业、协会、行业各方共同的努力。在中国消化道早癌防治事业的道路上,我们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无锡模式如果成功了,我们希望通过无锡辐射全江苏、全国,甚至'一带一路',我期待通过社会各界力量的努力,消化道早癌的筛查、防治工作能走得更远,走得更长久。"
 
  对于早癌防治的费用问题,李兆申院士指出,"我算过一个账,如果我们投入1块钱,与他确诊为癌症以后比较,1块钱可以节约15块钱,比如说一个早期胃癌,被检查出来只要15000元,但一个晚期胃癌化疗至少20-30万。因此我跟政府谈过,包括无锡的模式,我跟财政局讲、卫计委谈,他们一下子搞得很清楚,政府投入这么点钱可以节约多少钱?一个城市100万人,看上去筛查是有一笔较大的费用,但无锡要治疗癌症的人一年何止花费1个亿呢?我认为筛癌是一个赚钱的生意,是一个节约钱的模式,而不是浪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