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网前的话 领导题词 顾问与编委名单

老同志回忆录

暨南京韵源远流长 2018-02-08

一一抗日战争爆发前后暨大校园京剧
 
季振宇 武宝玕
 
  1906年暨南立校于南京,二十年代始迁往上海真如,成为国立暨南大学,郑洪年任第一届校长。
 
  当时名师荟萃丶学术繁荣,学生活动丰富活跃。报界称暨南如“春花怒放成绩斐然”。此时作为中华文化瑰宝的京剧也在校园内应运而生。应暨大文学院之聘,从1931年冬至1935年春,俞振飞先生(日后的京昆大师)任中国戏曲课程讲师,此举为当时全国高校中之首例。京剧课堂设在真如校舍科学馆底层的一个大教室中,由于求学者众,每课未到上课时间,已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了。陈钟凡院长则是表率群伦,每课必临。最初每周仅上一节课,后加至两节再增至三节,因学生欢迎最后发展到每周一、三、五三次,每次三节课。学生们还利用晚饭后时间成立了“同乐会”继续活动。1934年6月14日,为庆祝学校迁沪10周年,俞振飞特邀前辈老生刘桐轩(艺名赛三胜)在校庆会上演出了“黄鹤楼”一剧(俞饰周瑜,刘饰刘备),从而在暨南的京剧史上留下了精彩的一页。据高宗靖学长在其《何炳松校长与暨南剧社》一文中回忆,他在校四年中(1934一1937),以1936年的暨南最为兴旺,这一年,京剧演出了“钓金龟”、“搜孤救孤”、“打渔杀家”、“鸿鸾禧“和“黄鹤搂”等剧。
 
  后来抗战爆发,上海沦陷,学校迁入英租界(1938一1941):称为暨大的“孤岛”时期。即使在这样艰难的岁月,同学们热爱京剧之情丝毫不减,还出现了一些高手,如演青衣的萧明同学和演花旦的夏文秀同学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萧明曾拜名家雪艳琴及西园先生(红豆馆主)为师,主学青衣,她天赋很高且能戏很多,可谓昆乱不挡。夏文秀得荀慧生大师亲授,演花旦戏美不胜收。她们于1941年在上海旋宫大戏院公演“二进宫”和“拾玉镯”,水平之高轰动了上海城,这在全国大学中是十分罕见的。后来这位萧明同学还与俞振飞先生合演过“得意缘”,足见当时暨大学生京剧水平之高。1948年,夏文秀在上海天蟾舞台再次演出她的拿手戏“拾玉镯”,其高超的演技,博得观众阵阵掌声,只可惜她的资料今天已荡然无存故无缘再现在本书中了。而萧明的某些剧照得以保存下来。后来。明旅居美国,还不忘把京艺术传播至海外,被誉为美国东部的“京剧皇后”。
 
  建阳时期(1942一1946)校院京剧火爆:在何炳松校长带领下,暨大艰难地从上海迁往福建建阳。在建阳这座令人难忘的山城里,京剧仍然是弦歌不辍,成为当时暨大学生读书生活的一部分。有唱的也有拉的,当然也不乏观众。回忆当年京剧团的成员有徐克仁(程派青衣)、吴冠时(余派老生)、许敬之(谭派老生)、李徳元(青衣)、朱述尧(大花脸)、葛德福(小生)、王先达(小生、老生)、万叔龙(文武老生)、舒礼璋(马派老生)、金安民(老生兼拉京胡)丶杜梦鱼(青衣)、江亲泽(文武老生)、张由理(丑角)和季振宇(大花脸等。操琴的则有程一鸣、金安民、万德卫、范群、刘去鹏、任明耀等。1942年秋正式成立了暨大京剧团。徐克仁、万叔龙、朱述尧、许敬之先后被选为领导,该团由清唱发展到公演,在暨大校园里受到师生的欢迎和何校长的欢迎。当时很多同学都能唱上一段或哼上几句。暨大在建阳城演出了很多戏,如打渔杀家、武家坡、苏三起解、空城计、法门寺、骂殿、锄美案、捉放曹、坐楼杀惜、探阴山、四郎探母、借东风、白门楼、黄鹤楼、群英会等。由于当时全城只有一个剧场,故演出几乎是场场客满。暨大学生京剧团的确为丰富战时当地的居民文化生活,作出重要贡献。在短短的三年中,江苏、浙江,江西、安徽、福建等省的旅谭(即建阳)同乡会,先后多次邀请我团公演,並曽以卖票收入救济难民。
 
  何炳松校长是一位知名学者,同时也是一位昆曲行家,他是京剧的知音,对京剧活动十分支持。徐克仁同学在《庆祝何炳松校长掌校10周年平剧晚会》一文中提到“1945年6月1日是何炳松校长掌校10周年纪念日。1945级学生受何校长人格风范的熏匋最深,级友会决定为何校长举行一次京剧晚会加以庆贺,节目排定为“群英会”及“庆顶珠”(即打渔杀家),剧中有份量的角儿,都由1945级同学担任,如万叔龙的鲁肃、朱述尧的蒋干,季振宇的黄盖,王先达和舒礼璋的孔明。季振宇大二才开始学戏,他脸庞大,声音宏亮,饰演剧中黄盖十分精彩,一句“光阴似箭催人老,不觉两鬓白如霜”,声可振梁宇。晚会于6月1日下午6时开锣,何校长于前排中央坐就。同学们则挤满了大礼堂。因为戏装艳丽,演唱又特别卖力,台上的锣鼓声和台下的叫好声混成一片。”这是徐学长唱戏以来最精采的一次演出。这时的暨大京剧活动可说是盛况空前。
 
  抗战胜利后迁回上海期间(1946一1949年5月)这段时间政局动荡不安,战火燎原但暨大的课余京剧活动依旧开展,但很少演出。参加京剧活动的同学有许敬之、王乃昌、任明耀、程一鸣、冮亲泽、李德元、袁福洪等,而王乃昌丶任明耀等日后皆成为对国粹有贡献的知名人士,这也祘是暨大对京剧的回报吧。
 
  自俞振飞先生在暨南大学开京剧选修课以來,京剧在校园的影响迅速扩大同学们热衷演戏看戏,成了这所侨校之一景。“家有梧桐树,引得风凰来“,正是在这种情势下,如萧明、夏文秀等京剧才女纷纷考入暨大,从而成就了暨大京剧的鼎盛时期。说起萧明她并非一般的寻常票友而是一位年纪轻轻却有扎实功底能登大雅之堂的里手行家,这在当时国内大学中可说是绝无仅有。如同徐亨的体育为母校争得荣誉一样,萧明的京剧也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体育、京剧可称双壁,“暨南双壁,体育京剧,武有徐亨,文有萧明”,实不为过也。
 
  萧明的父亲萧子昇为知名学者,酷爱京剧,故萧明从小受到熏陶。她的艺术天赋一旦显露后,父亲更是加意培养,上小学时即早起吊嗓,下午放学回家上胡琴练唱,还请了给梅兰芳打下手的刘玉芳教刀枪把子等基本功,又带她去拜名噪一时的坤角雪艳琴为师。雪师当时人气正旺,正在北平挑樑唱红,可与梅、尚、程、荀四大名旦分庭抗礼。此外魏莲芳(梅兰芳大弟子)教过她剑套子、给她说过虹霓关。萧明还向张彩林、余玉琴等老伶工学戏,不断充实自己,故初中尚未毕业已跻身于北京名票之列了。1937年萧明来到上海随即考入暨大外语糸,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活。这时她又遇到一位良师西园先生、人称“红豆馆主”的满清贵族傅侗。傅老先生博学多才,他是生净、丑末,无所不能。文武,昆乱,样样精通,尤擅长于昆曲,是京剧界的一位奇人。他在与梅兰芳合演的“奇双会”中饰赵宠(小生),又可扮演“战宛城”中的曹操(花脸),功力深厚可想而知。萧明嗓音高亢园亮,凡老师所教授的课程一学即会毫无差错,初授“贩马记”,不三日即能身段,真天才也。西园先生知其天赋甚高遂悉心传授,先以昆曲为主。不久全部“长生殿”,“金山寺”,“琴挑”、“思凡”、“春香闹学”、“游园惊梦”、“刺虎””、“瑶台”“、“乔醋”等剧皆能一一领悟,西园有弟子三百余人,独萧女士拔萃出众。遂又传授吹腔戏“贩马记”,此剧在上海演出时西园先生亲自配演李奇,可见对她的器重非同一般。在上海求学期间萧明多次应邀作专业公演,如与著名小生江世玉合作在黄金大舞台演出全本“得意缘”,在璇宫大舞台演出“二进宫”,以及“十三妹”、“断桥”等,水平之高声动申城,实乃暨南之骄傲。日后萧明移居美国,在纽约牵头成立“业余剧社”,勤勤恳恳活动数十年,为弘扬中华国粹不遗余力,这是后话。
 
  萧明在美国演出的戏有“奇双会”、“玉堂春”、“勘玉釧”、“诗文会”等,有趣的是她的反串戏亦十分精彩,如在“叭腊庙”中饰诸彪,是武老生,在“四郎探母”中饰杨四郎更是赞誉有加,如观者撰文曰:“观萧明的老生反串“探母”中见娘至回令之四郎。萧女士幼喜声律,长从名师,票演旦戏,久闻其名。唯其对老生的深入研究则未为人知,此次得发其珍秘。论歌喉则金声玉振,论表情则悲欢由衷,加之身段潇洒,扮相清秀,拜母甩发及回令二滚尤见功力。故无论唱做皆臻妙选。”箫明的老生扮相清秀潇洒有谭富英先生之神韵。不久前著名京剧表现艺术家尚长荣先生访美期间得见萧明,归来言萧大姐被誉为美国东部之京剧皇后,说明她的影响之广,对京剧在美国的传播功莫大焉。(文、图原载《暨南大学校园京剧》一一2006)
 

老同志回忆录:暨南京韵源远流长一一抗日战争爆发前后暨大校园京剧1、

暨大先后师生武宝玕、季振宇2006百年校庆相会于广州母校明湖
 

老同志回忆录:暨南京韵源远流长一一抗日战争爆发前后暨大校园京剧2、

季振宇2006在上海市杨浦区少年宫彩唱“萧何月下追韓信”
 

老同志回忆录:暨南京韵源远流长一一抗日战争爆发前后暨大校园京剧3、

萧明在美国演出“诗文会”(饰车静芳)

老同志回忆录:暨南京韵源远流长一一抗日战争爆发前后暨大校园京剧4、

武宝玕2006元旦在广州暨大京剧晚会演出“大雪飘”(饰林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