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网前的话 领导题词 顾问与编委名单

老同志回忆录

一本好书一本奇书——介绍陈积芳的新作《科普星雨》 2018-03-07

郁 群
 
  《科普垦雨》是著名科普专家陈积芳的一本可贵的科普新作,也是一本令人无法释手的奇书。本书作者用科普的笔法,把当代科学世界种种重大创新和活动介绍给广大读者,读者们可以从书里看到很多无法想像的奇人奇事。
 
看壮丽的8848珠峰
 
  本书作者六次进西藏,直到第四次才遇到好天气痛快地看到了无比壮丽的8848珠峯。
 
  这次同行的五位团员都是第一次赴藏更是希望看到珠峰。我们在八月中去珠峰,正是雨季向旱季转換之际。前一天还有雨,出发那天却是天晴无云。到了定日县,晚上在珠峰宾馆住宿。丶
 
  说来也有趣,晚餐时,上海奉贤来的援藏干部十分热情陪我们喝青稞酒。他给我们讲故事:“到西藏来的团组,我接待了八个之多,每次陪着去珠峰,领导和朋友没有一个看到珠穆朗玛峰。别人抱憾不说,自己心里更是郁闷纠结。第九个团组来了,还是自己家乡上海奉贤区的,更得亲自陪。可是,如果陪上去再看不到珠峰,那就更纠结啦。于是,当晚就索性喝了许多青稞酒,晕乎乎地睡到第二天出发时还晕乎。结果,上去看到了珠峰。“所以,得出结论:酒喝得多珠峰就看得到;喝得越多,就看得越清楚。哈哈哈,大家真的被汪主任的笑话鼓动起来喝了好几杯青稞酒,也忘了缺氧了。
 
  天不亮我们就出发了漆黑的天空上闪烁着星星,很有希望看到珠峰。沿着盘旋的山路,向珠峰观景台出发。到达时,天色已蒙蒙亮,拉着经幡的山口夹衬在红色的云霞里。远处8000米以上的高峰十几座连绵排列,壮丽而雄伟。但是,珠峰还是躱在云层里。
 
  还是抓紧向珠峰大本营前进,趁太阳未升高水气云层没涌上珠峰,去一观她的尊容。去珠峰,必经嘉措拉山口,海拔5248米。路途中,有一个位置是面对珠峰的,我们把车停下,观察珠峰,她还是在黒灰的云带掩盖下。看了二十分钟,不见动静。司机程师傅说,走吧,我说,再等五分钟。话音刚落,黑灰的云带居然慢慢地移动了,看不见的珠穆朗玛峰峰尖,露出来了。
 
  8848的高度,
 
  从小记在脑海中,
 
  当今天真的面对您,
 
  仍禁不住心猛烈跳动。
 
  您耸立天外,傲视群峯。
 
  至高无比,至圣无比,至洁无比。
 
  只有云和风能凌驾峯顶。
 
  真想成为雄鹰飞到您的身边……
 
  大家喜出望外,继续前进,到达世界上位置最高的寺庙一一绒布寺,珠穆朗玛峰一览无余。没有一点点云彩遮挡,洁白的冰雪放射着明亮的光芒。珠穆朗玛,她昂首天外,耸立蓝天,至高无比,至洁无比,至圣无比。又一次看到她,心中充满喜悦和庄严的感觉。在一座小山坡上,拉起五彩的经幡。那里竖立着一块“珠穆朗玛峰程高测量纪念碑——8844.43m”。而曾经官方公布过的高度,是8848米,因而老百姓现在很多人还是把“珠峰高8848米”挂在嘴边。
 
看李政道的漫画“鸡和蛋”
 
  在这本书里可看到世界著名科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的漫画“鸡和蛋”。“鸡和蛋”——“是先有鸡呢还是先有蛋呢”,这个有趣的科普问题,在中国很多老百姓的生活中流行着,争论得十分热烈、快乐。争论到最后,都是争论“第一只鸡”或“第一只蛋”从哪里来的。
 
  没有简单的明确的答案,是这个箸名科普题目存在的价值。
 
  记得我年轻时,即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在华东团校研究室学习社会发展史时,也曾与同志们议论过这个问题。我们从人类社会发展史上观察,认为人类大致从狩獵时代进入农耕时代期间,发现狩獵有时收获很多,如鸡子和蛋卵,可以收养和保留着,以备下次狩擸之不足。就在这收养鸡子和保留蛋卵之际,鸡子生新蛋了,蛋卵变新子鸡了。人类从中获得了新的生存知识,这就是家鸡,家狗和家鴿等等的来由;“第一只鸡”和“第一只蛋”的争论问题,也就顺利地彻底地解决了。
 
人的生命奥秘的新探索
 
  人的生命奥秘,自古以来,不知道巳经有过多少种探索,有唯心的,也有唯物的;本书中特意介绍一种获得诺贝尔奖不久的新探索。
 
  当前对人的生命奥秘最流行的认识是:一颗妈妈的卵子,被爸爸的精子射中,这颗受精卵便逐步发展起来,变成许多功能不同的细胞,有的变成皮肤、有的变成眼睛、有的变成耳朵……胚胎终于形成,最后胚胎变成孩子出生。孩子慢慢长大成人,为社会服务,又逐渐衰老逝去。这是人生一条不可逆转的路。
 
  可是,有两个外国人,一个叫戈登,一个叫山中伸弥,对这条人生道路提出新探索,证明人类巳经分化了的细胞,巳经具有特定功能的细胞能够回到起点去。这个过程被称为重编程。是戈登教授第一个发现了这个过程。这是一个颠覆性的工作。具体用科学一点的语言,就是说这些皮肤、神经、心肌、骨骼肌或者肺、肝这些细胞以及血液细胞,可以通过两种方法,一个是核移植,一个是诱导多能干细胞技术。这是他俩发明的技术,能够使细胞回到具有全能型或者多能性的状态。
 
  诺贝尔奖奖励他们就是因为他们工作的意义非常深远,对人类文明、对人类科学的贡献可能是无法估量的,尽管目前这种可能性还设有完全实现。
 
  如果一个人是有遗传疾病的,比如说有一种遗传病很多小孩到了10、20岁就不能走动了,肌肉就萎缩了,就是由于一个基因坏掉了。那能不能把这:个基因修补好,补好以后再把它变成他的肌肉,补回到患者的身上来,这样的话,患病小孩的肌肉就得到了拯救。比说说人类的肝脏很重要,很多时候有人喝酒太多,酒里面有塑化剂,肉里面都有瘦肉精,都危害了肝脏的健康。中国是一个肝病大国,肝炎患者有很多。有一个报道说每年100万人需要要肝脏移植,但是一般来说只能做4万例移植手术,因为肝脏给予非常缺乏。如果能用患者自己细胞生产出肝脏细胞来,把它补到自己的肝脏里面去,你可以想像这个贡献或者社会意义。
 
  更不要说神经细胞了,现在我们处于老年社会,比如说老年痴呆症,或者说帕金森氏症,都是由于大脑发生了萎缩,细胞发生了死亡,如果?用患者的皮肤细胞做出神经细胞来或者神经前体细胞来,放回到他的脑子里面去,能够缓解患者的神经疾病,那就对人类的贡献非常重要。
 
  还有这种过程不一定要到人身上才有意义,有时候对于一些药物的筛选,没法直接用人做实验,这个时候如果能用人类的细胞来做一些药物的实验,就能加速对药物的开发或者对病人的治疗。这一发现对生物学、医学、社会具有深远意义,所以诺贝尔奖委员会做出了非常快、非常正确的决定,把这届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发给这两位科学家。
 
  (本文是本书作者在2012年12月17月日下午在上海市科协主持“解读科学类诺贝尔奖”科普报告会上请王纲研究员作的解读的摘要)
 
科幻奇人韩松
 
千里马和伯乐
 
  董仁威的《韩松评传》中,写到了千里马韩松和伯乐们。
 
  韩松出身于重庆,生于1965年8月。小学毕业后,他先后在重庆6中、29中读中学,这时候,正值中国迎来科学的春天。科学杂志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这时韩松开始遭遇科幻。他看了童恩正的《雪山上的魔笛》、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十万个为什么》,他喜欢上了科学。
 
  1982年,韩松在29中读书初三时,他14岁,正遇上全国在进行科幻小说征文,学校老师发现韩松是个科幻迷,就把他找去,要他写几篇科幻小说去应征。他答应了,一连写了几篇。这几篇科幻小说已显露出韩松的特质,思维新颖睿智、反常规,写出来的文章色彩阴暗、悲观、惨凉、诡异。老师看了直摇头,连声说:“要不得,要不得!”
 
  老师教他用传统的方法写,编一个故事,将一点科学知识塞进去。韩松心里不以为然,但不得不照办。他用这种手法,编了一个用宇宙飞船把熊猫送到月球上去的故事,虽然写得传统,但仍透出韩松行文的特色。学校不敢把这篇与众不同的科幻小说送到北京去,但这篇科幻小说仍获得了重庆市的奖励。
 
  韩松第一篇科幻小说的奖品是一堆科幻小说,有威尔斯的,还有一部外国科幻小说选。这些小说不仅使他眼界大开,而且,这些“软科幻小说”中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对人类丶宇宙的终极关怀,以及行文布局的神秘、诡异,不同于传统的中国科幻小说的手法,很对他的胃口,在这些小说的滋润下,他开始了独具一格科幻小说的创作。
 
  1985年,韩松在武汉大学读书时,开始创作科幻小说。由于韩松的作品极富文学情趣,结构精巧,内蕴深远,独树一帜,被四川成都《科幻世界》老编们看中,不断发表他的作品,并于1988、1990年获得《科幻世界》杂志社颁发的银河奖。
 
  这些作品写得非同凡响,有一篇小说:写地球人到达有智慧生物居住的星球,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到这里做生意来了!”须知,那时,中国的商品经济“小荷才露尖尖角”,人们的头脑里还没装进商品意识,当年,没有一个大陆科幻作家写太空探险小说,会说出这样的话。他还写了这样一篇科幻小说,科学家将所有的人都返老还童了,世界上只剩下最后一个老人,这个老人使所有的年轻人都羡慕,于是,年轻人都把自己变成老人。谁知,这个老人社会也不理想,充满了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尔虞我诈。怎样才好呢?韩松不知道,你自己去想吧!
 
  《科幻世界》的老编的决定借颁发银河獎之机,见一见这个极有前途的青年科幻作家,向他面授机宜,进一步培养。但是,通知书发给韩松,韩松却为难了。他非常想去却没有路费。
 
  《科幻世界》的编辑谭楷知道这一情况后,写了一封信给武汉大学的校长。这位校长是位爱才之人,他立即批了500元专款给韩松,让他去成都开会。
 
  韩松欣喜若狂,他顺利地到达成都。见到了他一直仰慕的《科幻世界》杂志的总编辑杨潇丶副总编辑谭楷等老编。老编们没有赞扬他,认为他最近的创作路子不对头,把他写的一大堆稿子退给了他:这退稿中包括了他自认为很得意的科幻小说《宇宙墓碑》。
 
  对于老编的教诲,他洗耳恭听,但内心不服。他将自己的作品交给台湾来的科幻作家吕应钟。吕应钟大加赞赏,並将他的《宇宙墓碑》带走。
 
  《宇宙墓碑》写的故事真是奇怪到了极点,写宇航、写月球,哪样不能写,他却去写外星球上的坟场和墓碑,並像考古学者那样研究宇航员的墓葬风俗。写这些有什么意思?韩松说不知道。想知道就得再一次去阅读、品味,墜入云里雾里吧!
 
  自从吕应钟把稿件带走后,韩松也就把这件事忘了。谁知,1991年的一天,韩松得到通知,他的《宇宙墓碑》获得了台湾《幻象》杂志组织的世界华人科幻小说首奨,奨金10万台币。这对一个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台湾《幻象》杂志社通知韩松去出席颁奖仪式,並领取这好大的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可是,韩松这时已是新华社的国家干部,到台湾去得经上级的批准。批复下来了,结论是韩松同志不宜去台湾。
 
  这虽然有点遗憾,但韩松遇到这一切,却影响了他一生的道路,使他能充分使用自己才能中“奇”的一部分,使他最终成为科幻大师。韩松在成长过程中,遇到三个伯乐,一个是重庆29中学的语文老师,一个是《科幻世界》的老编,他们识得韩松是千里马,助他取得了初步成功。可是,他们却对韩松跨越常规、常理丶常识去玄想诡异行为接受度不高,不能容忍他的离经叛道。而韩松遇到的第三个伯乐。合湾巜幻象》杂志的老编们,不仅认识韩松是千里马,还认识他是不同寻常的千里马,是一个奇才。
 
“为科幻而活着”
 
  本书作者在介绍韓松时,不仅介绍了董仁威的《韩松评传》,更介绍了邀请韩松来上海讲学的故事。韩松奇才是“为科幻而活着”的人。
 
  韩松大学读完英文系丶新闻系,获文学学士学位及法学硕士学位,以优异的成绩参加考试並进入新华社,历任记者丶《望东方周刊》杂志副总编丶执行总编,对外部兼中央新闻采访中心副主任等职。在这期间,他撰写了大量报道中国文化动态的新闻专访,他还参加过中国第一次神农架野人考察。由他参与或单独创作的长篇新闻作品包括政论性报告文学《妖魔化中国的背后》和有关克隆技术进展的报告文学《人造人》在业界是很有点影响的。
 
  看看他的这份职业,就会想到他是一位很严谨很规矩的人。他有一篇文章题为《为科幻而活着》。这次听了他的演讲,才真的理解:他更出色的成就就是他的科幻作品。著名的飞机设计师丶航空科普作家80岁高龄的程不时先生和他的夫人也来听讲。
 
  韩松的科幻作品除了获得上述种种奖励外,还获得中国科幻文艺奨。美国《新闻周刊》英国专业评论期刋《基础》等,都曾报道过韩松科幻文学成就。他的科幻代表作《红色海洋》,作为《中国当代科幻名作之一,2004年已由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
 
  2011年全国科技活动周暨上海科技节期间,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与上海大学生科幻联盟召开“创新与科幻作品研讨会”及“科幻苹果核年会暨华东高校幻想节”。上海市科普作协邀请著名科幻作家韩松专程从北京来上海,为科普作家和青年科幻爱好者做《我的科幻创作理念与实践》主题讲演及交流会,报告会于5月14日上午在虹桥路沪杏科技图书馆举行。
 
  韩松讲到英国科幻作家威尔士的故事:地球人大战入侵的火星人,火星人智慧、武器都比地球人高,地球人大败,正在这危急关头,火星人忽然大批倒下,被一种细菌击中,他们又没有扺抗能力,这样地球人才免去被奴役的命运。这是一种典型的科幻小说。
 
  说到这里,韩松口风一变,他说他一直为中国人随意吐痰苦恼,而这次能打败火星人,说不定细菌倒正是从地上的痰里飞出来的。全场听众都哈哈地大笑起来!韩松,这种幻想真的只有韩松想得出来!他的报告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我有幸主持这个报告会。特给韩松治印一方,边款:“为科幻而活”,留作纪念。
 

老同志回忆录:一本好书 一本奇书一一介绍陈积芳的新作《科普星雨》1、

太阳升起珠峯一瞬间。

老同志回忆录:一本好书 一本奇书一一介绍陈积芳的新作《科普星雨》2、

李政道的漫画“鸡和蛋”。
 
 老同志回忆录:一本好书 一本奇书一一介绍陈积芳的新作《科普星雨》3、
诺贝尔浮雕像。
 

老同志回忆录:一本好书 一本奇书一一介绍陈积芳的新作《科普星雨》4、

作者陈积芳(右)访问诺贝尔故居时与诺贝尔扮演者合影。
 

老同志回忆录:一本好书 一本奇书一一介绍陈积芳的新作《科普星雨》5、

科幻奇人韩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