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网前的话 领导题词 顾问与编委名单

老同志回忆录

他在新四军军部旧址四十三年(外一章) 2018-06-14

庄增明

老同志回忆录:他在新四军军部旧址四十三年(外一章)1、

 

  从皖南泾县出城西,沿着青弋江上游,来到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此行我是专程拜访己退休的老馆长一一在新四军军部旧址工作了43年的林玉章。
 
  他挑着行李走了一整天
 
  林玉章是位上海知青,1961年春,国务院公布了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第一批国家文物重点保护单,县领导派他去云岭做文物保护工作他便用扁担挑着简单的行李,一个人跋山涉水,翻过两座高山,走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到云岭。没想到这一去就在那里干了40多个春秋。
 
  在去云岭前,林玉章是县剧团的副团长。云岭是远离县城五十华里的一个小乡,当时没有一条车路可通。具领导找他谈话时说:"保护文物的工作大家都没啥经验,先派你一个人去云岭,慢慢干起来吧!"林玉章翻山越岭来到云岭,当晚,巧遇上罗里村大队党支部书记肖成斌。老肖原是位新四军老战士,1939年在政治部当过交通员,解放后因没文化复员回乡。他听讲是来做军部旧址的保护工作,就特别热心。可旧址的房屋,土改时都分给贫下中农居住了。老肖便带领林玉章到大队部暂住,还给他借来了门板、稻草架床铺。从此,他与老肖结成好友,后来,许多工作都依仗了老肖的支持和帮助。那时,农村刚度过三年自然灾害。生活极为艰苦,林玉章便自置锅灶,每天限九两吃两餐,以咸菜下饭度日,翻开了文保工作的第一页。
 
  他的"房产"近二百间
 
  军部遗址拥有司令部丶大会堂修械所、政治部、战地服务团、教导总队、中共中央东南局等,计大小房屋近二百间,分布在8个自然村庄。这些房屋都为群众或集体所有,如果仅是拨款维修,拿囯家的钱财往水里扔。怎样保护好这些遗址?林玉章思考再三,决心先将旧址房屋征收为国家所有,然再进行维修和保护。经上级同意和批准,老林从1962年起,以先近后远、先易后难的办法实行征收,逐步将旧址内的农户搬迁到到别处建新居。到1984年止,老林征收回旧址房屋124间,面积有9千多平方米。在这过程中,老林不知费了多少的口舌花了多少精力,写过多少份文字契约。老林印象最深的的一次是征收项英副军长办公的旧居"大夫第"。该农户漫天索价,拒不搬迁。经过多次协商不成,林玉章便向法院求助。最后,法院调解仲裁作出了不提高房价,限期搬迁的判决。
 
  军部旧址的众多房屋不仅十分陈旧,还有像祠堂、庙宇那样结构复杂的明、清古建筑。屋架多被白蚁蛀得千疮百孔,换一根腐木,要动一片,拆一点会牵一线,维修工程难度极大。在有限的财政拨款下,林玉章只能年年搞一点有重点的修缮。司令部两处旧址"种墨园"和"大夫第"面积大、结构复杂。需大批好木材。老林便全县寻觅,在西乡购到一批,但需靠青弋江顺流而下,扎排水运。林玉章为防木材中途流失,便亲自登木伐押运。对军部旧址的维修,林玉章严格按照整旧如旧的原则,不大拆大改,尽量维持原貌。军部大会堂原为陈氏宗祠,结构宏大,占地面积十畝之多,始建于清康年间,大门如古代衙门,两旁立有一对大理石鼓,上面保留"陈氏宗祠"的大匾额。,祠内前厅和中厅间,竖有10根30公分方围的大理石柱,两边有廊房。厅壁上"忠孝节义"四个大字刚劲浑厚,气度非凡。后厅为祭祖之处,有天池、小桥、石阶,是座楼厅。军部进驻时,辟为政治丶文化与娱乐的活动中心,前厅搭起了一米五高的木质舞台,除有战地服务团演戏外,给军首長开大会做报告,以及进行各种节日纪念活动。新四军離开后,被拆除掉了。林玉章调查到这情况后,坚决主张将这座戏台复原了起来。林玉章说,这舞台有段佳话。1939年3月,周恩来到云岭,陈毅从前线赶回军部参加会议。晚上,战地服务团演出活剧《一年间》,张茜扮演新娘子,陈毅坐在前排当观众,自此相识交往,于1940年结成百年之好。
 
  在清理和维修过程中,老林于厅堂旁侧的一间廊房墙上又发现了新四军離开云岭时书写的标语。国民党部队进驻后,这些标语大都洗刷掉了。可能是廊房光线太暗,还有部分留存,内有:"一切友军共同抗日到底!""肃清破坏团结抗战的亲日的投降派"等,这是历史的见证,极其珍贵的文物,林玉章把标语的四周置上木框保护了起来,至今仍能瞻仰
 
  文物资料征了两千多件
 
  在旧址征收与维修的同时,林玉章用了大量的精力征集新四军实物资料。他根据云岭老人提供的线索,从1963年起,两次发动,于1939年到云岭的群众,收集和挖掘地下埋藏的新四军文物,获得了部分印刷机器零件和各类铅字,各种刀枪、在江北支队手榴弹以及使用过的生活用具碗盆丶灯盏等。在政治部旧址的堂屋下,还挖出一只大缸,缸里存放了许多文件资料,可惜大都已腐烂成泥块。
 
  六十年代初,新四军老战士大都还健在,林玉章便普遍向他们发信征集文物。老战士们都纷纷将珍藏的历史文物资料贡献了出来;有抗币丶大江币、证章、臂章、各类书籍、文书、介绍信以及《抗敌》报刋等等。原省农学院党委书记方志明,曾在江北支队,于1939年到云岭军部参加青年工作会议,收藏了大批在云岭拍摄的照片,他专请林玉章到家中,细细筛迭,捐献出近百张珍贵的照片。林玉章还五上北京,到合肥、南京军区等地的博物馆,档案馆、军史陈列馆,收集有关新四年的文物资料。中国军事博物馆无偿赠送叶挺军长的一架望远镜,系国家一级文物。到1979年12月正式建馆,林玉章一人把20多年来经手征集到的文物资料2213件,其中照片1036张,实物资料412件,图书资料165件,均造具清冊,全部上交给纪念馆,对外展览使用。
 
  林玉章当文物卫士,在新四军军部旧址站岗整整有43个年头。他一个人接待观众共31万多人次。光是文革期间接待部队的官兵就有13万多人次。有天,林彪在杭州的爪牙陈励云领了一批空军,拉练到云岭。这批人开大会,刷标语,呼唤"打倒陈毅"等口号。林玉章看形势不对,忙将"种墨园"关闭了,把陈毅书写的石碑保护了下来。
 
  省和中央领导同志来云岭参观的不少,使林玉章终生难忘的一次是1978年6月15日,原新四军名将粟裕专程来云岭。
 
  粟裕故地重返,又兴奋又感慨,林玉章陪他看了几处旧址后,站在大会堂的戏台前粟裕和蔼可亲地谈了如何恢复旧址原貌的意见,要林一道去县城。在宾馆小会议室众多领导面前,让林玉章笫一个汇报军部旧址的保护和筹建纪念馆参观的情况,粟裕在最后作了"要重视新四军"的重要指示,后来,还在报刊上写了文章,产生了很大影响。
 
  在新四军军部当"文物卫士"43年,林玉章经手过上千万元的征收、维修工程款项,他没有装进自己口袋一分钱。尽管他符合政策,可以调回上海,但他却坚持在云岭安家。退休后他也没有迁居县城,仅在旧址旁造了二间平房(守护旧址)安度晚年。他是军部旧址纪念馆那棵顶天立地的大树永远守护着新四军军部旧址那一片人们心中的蓝天。
 
南湖革命纪念馆的由来
庄增明
 
  纪念馆傍依南湖水,整个平面是镰刀斧头的图案,高耸石坊式的拱形台阶横额上,金光闪闪的党徽和邓小平手书"南湖革命纪念馆"七个大字,与对面照壁鲜红瓷砖组成的大幅党旗相互辉映。
 
  南湖革命纪念馆是嘉兴市人民群众出于对党的一片爱心,赞助集资建造起来,没花国家一分钱。1990年夏,当地党委和政府接受了15个单位群众的倡仪,开展起"我为南湖争光光辉"的活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竞相捐款和参加义务劳动,共集资320多万元,除千余个单位集体赞助外个人捐款者达26万6千余名,建筑工程在短短的9个多月中全部竣工,充分表达了南湖人对党的崇敬和奉献精神。
 
  觅访"红船"的故事
 
  "一大"开会的纪念船,如今停泊在岛边长堤的东南岸。这艘画画舫式的游船,长16米宽3米构造精巧讲究。丝网船又叫"灯船"当年专供富家水上游乐或婚娶、旅行、进香之用。这类游船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己经绝迹。
 
  五十年代后期,开始筹建南湖革命纪念馆。首要的任务要寻访到这条"红船"。但几十年的沧海桑田,人事全非,茫无头绪,无从考察。嘉兴县的一位宣传部长带着老馆长,日夜奔波,穿户走巷,寻遗迹,访艄公,获得了来源于无锡的线索。在无锡多方寻找仅发现一艘己被改装为货船的小丝网船,特请船厂老师傅制作了一艘二十年代舱有双夹弄的大型丝网船模型,送北京审定。经董必武和王会晤("一大"代表李达夫人)的审查。认为船的式样是对的,只是太新了一点,不夠逼真。然后,又根据其他知情人的回忆和反复考证,才确定是单夹弄的中型丝网船。他们又在平湖县乡间寻访到一户渔民,还保存有丝网船上的雕花饰件窗格、船匾等,急火攻心收购下来,拍照绘图,再制成模型呈交中央。毛主席表示经过南征北战记忆不清楚,请董老过问。才按此模型,由嘉兴船厂组织一群能工巧匠,赶在1959年"七一"仿制造成,据董老的意见,游船后面挂了小蓬船。国庆十周年纪念船正式下水驰进南湖,开始供人们瞻仰参观。1964年4月5日当年"一大"代表董必武来南湖视察,登上这条纪念船,仔细地察看了船舱内外,赞许地说:"这只船我回忆是造得对的,造得成功。"
 
  革命"红船"的明灯照耀着千万群众,世世代代铭刻在人民的心中。(原载庄增明《文苑耕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