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网前的话 领导题词 顾问与编委名单

老同志回忆录

陈望道与他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中译本 2018-07-11

  陈振新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年来,马克思主义在世界上得到广泛传播,在人类思想史上,没有一种思想理论能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人类产生了如此广泛而深刻的影响。"1920年陈望道首译《共产党宣言》,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作出巨大贡献。我们特刊载陈望道之子、复旦大学教授陈振新撰写的回忆录,以纪念中国共产党创立97周年。
 
  1919年夏,一艘日本商船停靠在上海口岸,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有一位身着日本学生装的青年,他一下船即疾步如飞。不久,他发现身后始终有人跟踪,便转身进了一家客栈,请茶房代为买了一身中国的灰色长衫穿上继续赶路,跟踪的人没有了。这个人,就是年仅28岁的陈望道,他因为五四运动爆发,匆匆从日本赶回国。回国后第二年,他翻译了《共产党宣言》。
 

老同志回忆录:陈望道与他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中译本1、年轻时的陈望道。

  年轻时的陈望道。
 

老同志回忆录:陈望道与他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中译本2、陈望道故乡——浙江省义乌市分水塘村的旧宅。

  陈望道故乡--浙江省义乌市分水塘村的旧宅。
 
 
  《共产党宣言》是一本由马克思、恩格斯写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1848年2月年仅28岁恩格斯和30岁的马克思撰写的《共产党宣言》在英国伦敦首版。虽然它只是一本封面简单朴素、只有23页的德文小册子,但它的出版却开启了改变世界历史进程的序幕。72年后的1920年,中国暗流涌动,千千万万的进步青年,他们渴望改变,想要有所作为,又不知路在何方。就在此时,年仅29岁的陈望道在义乌分水塘村住宅旁的柴房里,把《共产党宣言》一字一句变成了方块文字。随着《共产党宣言》首个中译本的出现,"共产主义"来到了古老的国家。
 
  历史的选择
 
  1920年3月,陈望道接到了《民国日报》邵力子先生的一封来信,说《星期评论》社戴季陶要他翻译《共产党宣言》,同时还捎给他一本戴季陶的日文版《共产党宣言》和李大钊从北大图书馆借来的英文版《共产党宣言》。
 
  在"五四"新文化运动蓬勃发展的那个时期,报纸上已可见马克思、恩格斯著《共产党宣言》的一些片段,但却没有一个人把《共产党宣言》全文翻译过来。当时戴季陶很想自己来完成这一工作,又感到力不从心,因为要完成这本小册子的翻译起码得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对马克思主义有深入的了解;二是至少得精通德、英、日三门外语中的一门;三是要有较高的语言文学素养。陈望道在日本留学期间就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学说,他在日本学的是文学,精通日语,汉语功底也很好。三个条件都吻合,所以邵力子推荐了他。邵力子所以推荐陈望道来完成这一翻译工作,还与陈望道在浙江第一师范从事的语文教育改革有关,与他在"一师风潮"中的表现有关,与他先前已在报刊上刊出的马克思主义文章有关。
 
  陈望道是"一师风潮"中的四大金刚之一,自然为当时中国知识界所关注;而陈望道在报刊上刊出的文章又可见他思想的先进和翻译的功底。所以邵力子推荐了陈望道而不是别人,这可以说是一种历史的选择,实际也是陈望道个人的一种主动选择。因为他在接受翻译任务前,刚经历了"一师风潮"的洗礼。
 
  在"一师风潮"中,陈望道得到了锻炼也接受了教育。正如他自己所说,浙江一师风潮"实际上只是宣传文学革命,至于社会改革问题。只是涉及一些而已"。就这样,当局已把它视为洪水猛兽,这使他"认识到不进行制度的根本改革,一切改良实施都是劳而无益的"。陈望道说:"我也就在这次事件的锻炼和启发之下,在事件结束之后,回到我的故乡义乌分水塘村去,进修马克思主义并且试译《共产党宣言》。"
 
  "够甜,够甜了!"
 
  为了能避开各种干扰静下心来译书,陈望道躲进了离住宅不远处的柴屋内。柴屋年久失修,漏风漏雨,屋里除了一块铺板和两条长凳,什么都没有。
 
  因为译书经常要熬夜,没几天,陈望道就瘦了不少。他母亲十分心疼,特地包了粽子,配了些红糖,想给陈望道补补身体。他母亲把粽子和红糖送进去后,过了一会,在屋外问道:"是不是还要加点糖?"就听陈望道说:"够甜,够甜了!"等到陈望道母亲进去收拾碗碟的时候,看到陈望道满嘴都是黑乎乎的,原来他把砚台里的墨汁当红糖蘸着粽子给吃了!就是这样,全然忘我,一个字一个字地斟酌,一个字一个字的推敲,陈望道"化了比平时多五倍的功夫",终于在1920年4月完成了《共产党宣言》的全文翻译工作。
 
  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时是没有任何译本参考的,但他还是较为准确地表达了原著的含义。陈望道译《共产党宣言》的第一句是这样翻译的:"有一个怪物在欧洲徘徊着,这怪物就是共产主义。"以后的多个版本,对第一句的译法都不尽相同。改来改去,现在我们可以读到的成仿我新版《共产党宣言》的第一句:"一个魔怪出现在欧洲--共产主义的魔怪。"这种译法,与陈望道的译法十分接近。
 
  陈望道是一位著名的语言学家,他十分强调白话文的应用,所以翻译的《共产党宣言》通篇都是以现代白话文译出的。时隔98年后的今天来看仍十分流畅,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作为中国现代修辞学的奠基人,从他翻译的《共产党宣言》里,还随处可见一些白话文修辞学风气的精彩语句,如"宗教的热忱,义侠的血性,儿女的深情,早已在利害计较的冰水中淹死了。"通过与日译本和英译本《共产党宣言》的比较,可以看出其翻译的《共产党宣言》,表现出了明显的中国特色。
 
  1920年5月初,《星期评论》社邀请他到上海担任该刊编辑。于是,陈望道带着译稿来到上海。1920年8月,《共产党宣言》在共产国际的资助下,由"义新印刷所"以社会主义研究社的名义,作为社会主义研究小丛书的第一种出版。
 

老同志回忆录:陈望道与他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中译本3、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1920年8月版,封面有字排错)。

  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1920年8月版,封面有字排错)。
 

老同志回忆录:陈望道与他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中译本4、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1920年9月版)。

  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1920年9月版)。

老同志回忆录:陈望道与他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中译本5、又新印刷所旧址。

  又新印刷所旧址。
 
  那时出版,印刷都很仓促,8月版《共产党宣言》的书名错印成了《共党产宣言》。这本书首版只印了1000册,目前国内仅存11本。因为8月版书名错印,所以9月又再版重印了1000册,同时把书名改正过来。
 
  信仰因着字字句句,清晰起来
 
  陈望道译《共产党宣言》为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奠定了思想理论基础。对于陈望道本人来说,则通过翻译《共产党宣言》才最终确立了马克思主义为自己的信仰。
 
  1920年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成立后,陈独秀发函至北京、武汉、长沙、广州和济南,要求他们也建立共产主义小组或支部,同时寄去了陈望道译《共产党宣言》。大家都是先从学习陈译《共产党宣言》开始的,他们传阅、热议、甚至是辩论,如饥似渴地在字里行间寻求答案。
 
  除了催生中国共产党的诞生,陈望道译《共产党宣言》还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共产党人,为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在那个年代,很多革命青年,有报国激情、爱国理想,就是找不到一本完整介绍马克思主义的中文书籍。1920年夏天,青年毛泽东从湖南来到上海。他到陈独秀住处拜访时,正好看到了正在校对的陈望道译《共产党宣言》译稿。这是毛泽东第一次接受完整的马克思主义,他很是欣喜,信仰因着字字句句,清晰起来。
 
  十多年后的一天,在延安窑洞前,毛泽东对外国记者斯诺说:"有三本书特别深刻地铭记在我的心中,使我树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我接受马克思主义,认为它是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其中一本书,就是陈望道译《共产党宣言》。
 
  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成立后,在上海创立了一所干部学校,对外宣称外国语学社,刘少奇、任弼时、罗亦农、萧劲光、柯庆施等都是这里的学员。那时,每个学员都发一本《共产党宣言》,并由文化教员陈望道给他们作讲解。刘少奇在回忆那段历史时说,当时他把《共产党宣言》看了好几遍,"从这本书中,我了解共产党是干什么的,是怎样的一个党,我准不准备献身于这个党所从事的事业,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最后决定参加共产党,同时也准备献身于党的事业。"
 
  周恩来是在法国勤工俭学时读到《共产党宣言》的,在1949年召开的全国第一届文代会上,他当着代表们的面对陈望道说:"陈望道先生,我们都是您教育出来的。"邓小平也说过:"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
 
  时光流泻,《共产党宣言》问世170周年,它的中译本也诞生98年了,今年,又恰逢译者陈望道诞辰127周年,特撰此文以为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