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网前的话 领导题词 顾问与编委名单

诗廊

惊心动魄(诗剧) 2017-08-15

 
郁群
 
前言
 
  2005年10月,在上海岳阳路一里弄中,我采访了103岁的离休干部薛耕莘(原法租界高官)。听到了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1931年,党中央从当时的形势出发,担心向忠发(时任中央总书记)的安全,特安排他与周恩来临时住在一起。可是;向忠发不听劝告,私自外出,被敌人逮捕后,立即叛变,竟把身上带着的一把能开启周恩来秘密住处的钥匙,交给了敌人,妄图以此求得活命。我采访之后,又阅读了刊于党史上的邓大姐给中央写的《关于向忠发叛变的问题》及陈琮英同志(任弼时夫人)些的《关于向忠发叛变的事实情况》。我创作了这个诗剧《惊心动魄》,反映我党领导和同志们坚决与敌人斗争到底的精神和勇气,同时也揭露了叛徒的可耻面目。现在,我把这个诗剧发表在这里,希望听到进一步改好它的意见,更希望听到音乐家如何为它谱曲的意见。插图周恩来像系《青年报》老干部史静南同志所画。
 
 

诗廊:惊心动魄(诗剧)1、

  离休干部薛耕莘同志(原法租界高官)
 
 诗廊:惊心动魄(诗剧)2、
  《青年报》老干部史静南同志画的周恩来像。
 
  (一)车行魔影
 
  (1931年冬天的一个凌晨。中共总书记向忠发在上海静安寺一汽车行雇车,被几个特务团团围住。)
 
  特务甲:一条大鱼钻进网,
 
  捉鱼的人心花放;
 
  睁大眼睛四面瞧,
 
  人影一个走慌张。
 
  特务乙:总书记,你早!
 
  特务丙:工人部队总指挥,你好!(注)
 
  (向忠发左右躲闪,躲不开。)
 
  向:    你们认错人啦!
 
  特务甲:向忠发有一颗金牙齿,
 
  嘻嘻!此人有金牙齿一颗;
 
  向忠发只有九个半指头,
 
  嘻嘻!此人是少手指头半个!
 
  (三个特务围住向忠发看金牙齿、数手指头,向忠发斜裂着嘴放开了手,不再作声。)
 
  特务甲:总书记,请上车吧!
 
  阿拉陪你去巡捕房;
 
  你去巡捕房吃官司,
 
  阿拉去领奖金好白相!
 
  (注:向忠发在武汉时曾任中共领导下的工人部队总指挥。)
 
  (二)铁门手铐
 
  (向忠发被带上手铐,关进铁门。)
 
  向(自叹):悔不该不听周恩来的忠告,
 
  一个人悄悄离家露踪迹;
 
  悔不该昨夜在外恋小妾,
 
  只想梦甜失去了警惕。
 
  悔不该不听党的安排,
 
  早日离开上海去江西,
 
  悔不该贪图城市生活舒适,
 
  我推三阻四拖延时日。
 
  向(自叹):我曾经轰轰烈烈像个英雄,
 
  为什么走进铁门浑身发抖?
 
  我的两条腿软得难以移动,
 
  我缺少共产党员的硬骨头。
 
  狱官:世界本来是一个大鸟笼,
 
  监狱好比是一个小鸟笼,
 
  你只当它是一个特殊待遇,
 
  何必叹气声声像条可怜虫。
 
  向:  人生一世盼得一好梦,
 
  来到监狱我忧心忡忡,
 
  今朝早晨天色黑得可怕,
 
  可怜我好像已来到地狱门。
 
  (幕景:铁栅门外露出一个月亮,铁栅门内一群革命囚徒被押着走过。)
 
  一群革命囚徒高唱《铁门手铐曲》:
 
  政治从来离不开铁门手铐,
 
  革命者准备好砍下自己的头!
 
  铁门外月亮照样上升落下,
 
  我们和呻吟的世界一起走!
 
  政治从来就离不开铁门手铐,
 
  革命者准备好砍下自己的头;
 
  铁门外太阳照样上升落下,
 
  我们和理想的世界一起走!
 
  (三)钥匙特重
 
  (特务甲乙丙围着向忠发搜身,没搜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搜到一只钥匙。)
 
  特务甲:一个穷鬼!
 
  特务乙:这就是全部财产?
 
  特务丙:一只钥匙!
 
  (特务甲乙丙对向忠发一阵骂,把钥匙丢在地上,发出一声轻轻的"叮"。他们一齐望着地上的钥匙,向忠发也望着地上的钥匙。)
 
  (舞台灯光转暗,人成影子,逐渐消失。荧屏上闪出一把钥匙的特写镜头,它闪向一幢楼房的大门,门开处走出一个人,他正是年轻的神采奕奕的周恩来。周恩来走下几级台阶,快步地向前走去……)
 
  幕外音,女声高唱《钥匙特重曲》:
 
  这是天下特重的一只钥匙,
 
  它管着
 
  共产党领袖周恩来的大门!
 
  它落在巡捕房地上
 
  那些人
 
  只听到一声"叮";
 
  革命者隔开半个世纪,
 
  却还听得到
 
  一声惊人的"轰"
 
  危险!我们的好领袖!
 
  背后有一百条狗
 
  快嗅到门口!
 
  考验你,向忠发!
 
  你的眼睛
 
  是乌亮的还是鬼绿的!?
 
  无数钥匙轻得像一阵微风,
 
  一片柳叶,
 
  这把钥匙重得像一座高山,
 
  一座重城。
 
  它开通的门--正是通向
 
  新世界的一扇门!
 
  它带来的爱--正像冰窟深处的
 
  一堆火!
 
  革命者拼死
 
  也要
 
  保卫它!
 
  向忠发,你的眼睛
 
  为什么
 
  突然露出一片鬼绿?
 
  呵!可耻的鬼绿,
 
  无法掩饰你将出卖
 
  这把特重钥匙!
 
  呵!可耻的叛徒,
 
  你将出卖
 
  这扇门这份爱!
 
  呵呵!一切叛徒的梦幻,
 
  都将被击得粉碎!
 
  这把特重的钥匙已变成
 
  一把利剑,高悬当空!
 
  (四)可耻叛徒
 
  (幕景同前幕,灯光渐亮,又照见甲乙丙三个特务眼睛盯着地上的钥匙,转而围向向忠发,作要殴打状。)
 
  向:(哀求口气)请你们别打我骂我,只要能饶我一命,你们都能发财!
 
  特务甲乙丙(大喜):如何发财?
 
  向:(因手被铐住,只能用眼盯着地上的钥匙)就是这只钥匙!
 
  特务甲乙丙:(同声惊讶)这一只钥匙能发什么财?
 
  (三个特务转身回去抢地上的钥匙。)
 
  向(无耻地):这只钥匙能打开周恩来的大门,你们捉到了周恩来,不就发财了吗?
 
  特务甲乙丙(大喜):当真!
 
  向(可耻地笑着):当真!
 
  特务甲乙丙(追问):周恩来的住址在那里?
 
  向(遗憾地):住址我就讲不清……
 
  特务甲乙丙(大怒):你敢戏弄我们!
 
  向(害怕地):不敢!我和周恩来住在一起,我虽叫不出地名,但我认识。
 
  特务甲乙丙(大喜):好!我们能发大财了!祝你小子运气好活命!
 
  (五)秘密讯问
 
  (一高级公寓内,一法国巡捕房身穿西服的高官,在讯问向忠发。)
 
  西装官(客气地):向先生请坐!
 
  向(受宠若惊):谢谢!
 
  西装官:你怎会有周恩来住宅的钥匙?
 
  向:顾顺章叛变后,中共党组织担心我的安全,让我和周恩来住在一起,所以我才有了这把钥匙。
 
  西装官:你怎么会不知道住址的路名门牌号码呢?
 
  向:因为晚上匆匆搬过去,才几天,白天晚上都不让出来。我叫不出路名门牌号码,但我认识那地方。
 
  西装官:那地方靠近哪里?有什么特色?
 
  向:在静安寺北面一个石库门里弄,二楼窗口有一盆花。
 
  西装官:一盆什么花?
 
  向:一盆月季花,这是一个秘密讯号:花盆在,表示安全;花盆撤了,表示不安全,不可再进入。
 
  西装官(大笑):向先生,共产党关心你的安全,让你和周恩来住在一起,并告诉了你花盆的秘密讯号,你现在为了活命,把钥匙和花盆的秘密都供了出来,你不是和顾顺章一样也成了共产党的叛徒吗?
 
  向:(抬头凝望了一下面前的高官,无话可答)……
 
  西装官:幽默地唱《死,怕什么》:
 
  人闭着眼睛
 
  来到世上
 
  人闭着眼睛
 
  离开世界
 
  死,怕什么
 
  一次长睡中
 
  不再做尘世的梦而已
 
  死,怕什么
 
  一次长睡中
 
  不再看见--
 
  红橙黄绿青蓝紫!
 
  向:(无耻地)
 
  我怕死
 
  我留恋尘世的梦
 
  梦中有钱
 
  梦中有官
 
  我做共产党的官
 
  真是一个大误会
 
  我不知做这种官
 
  这么难
 
  没好处
 
  还要准备赔上命
 
  西装官(停住笑,进一步问):你能领我们去捉周恩来吗?
 
  向(急忙回答):我能!这事要快,迟则生变!
 
  西装官:对!迟则生变!(向门外喊人)来人呀!
 
  (门外进来两个巡警)
 
  西装官(面对巡警):不准有任何人进入这个房间!
 
  两巡警:是!(同声)
 
  西装官(回头面对向忠发):请向先生在这里休息一会,等我回来马上就去捉周恩来!
 
  (西装官回身走出,门迅即关上。)
 
  西装官摸出周恩来住宅的钥匙,在空中一晃,一边走下一边唱《钥匙与梦曲》:
 
  有一把钥匙就能够做好梦,
 
  有一把钥匙开门就不是贼;
 
  不少小鬼梦见自己发大财,
 
  有个大贼梦见自己把命活!
 
  世界上的事体五颜六色,
 
  叛徒混进革命者的居室;
 
  我要睁大眼睛看个清楚,
 
  看透天下一个一个秘密。
 
  (六)冒险送信
 
  (狂风大作,鸽群迎风飞翔。在通往静安寺西北方向的马路花园转角上,邓颖超和周恩来先后匆匆走过。)
 
  邓、周(深情地)分唱《送信曲》
 
  邓:花盆还在窗口报道平安,
 
  家呵,可能已布下一个敌阵;
 
  恩来呀,你是否已得到警报?
 
  我必须冒险回家送信!
 
  周:鲜花还在窗口显示平安,
 
  家呵,可能已变成一个陷阱;
 
  小超呀,你是否已得到警报?
 
  我必须冒险回家送信!
 
  邓:在灰白的旧上海图画中,
 
  映出一点红色多么宝贵;
 
  这一点红色,是阳光,
 
  这一点红色,是伟大的党!
 
  周:在我苦难贫穷的祖国,
 
  有一点红色才显出昂扬!
 
  这一点红色,是理想,
 
  这一点红色,是希望!
 
  邓:革命在呼唤民族的灵魂,
 
  时代在激励中华的精英,
 
  共产党是苦难人民的希望,
 
  我要拯救党的机关和领导人!
 
  周:一个年轻战士在匆匆走来,
 
  她走得多么无畏多么坚定;
 
  不怕白色的罗网已经撒开,
 
  给同志报信她敢闯刀山火海!
 
  (在邓周刚走过的马路花园转角处,紧跟着走来了西装官,他的步伐也是那么匆匆,在转角处稍一停留辨认,也向着邓周奔去的方向奔去。)
 
  (七)门口风急
 
  (西装客--即西装官,在一条里弄里徘徊,眼睛盯住一座二层楼的洋房,二楼窗口有一盆月季花。他悄悄地来到门口,踏上水泥台阶,拿出钥匙试着开门。忽然闪出一位五十多岁老妇人,进行阻止。)
 
  老妇人猛喝:你是谁?你想开门吗?
 
  西装客:(笑着)老奶奶,这是你的家吗?
 
  老妇人:正是。
 
  西装客:我想找一个人。
 
  老妇人:找谁?
 
  西装客:一位姓周的朋友。
 
  老妇人:你认识他吗?
 
  西装客:不认识。
 
  老妇人:那你找他干嘛?
 
  西装客:送一样东西。
 
  老妇人:什么东西?
 
  西装客:(亮出一只钥匙)一只钥匙。
 
  老妇人:这钥匙倒像我们家的。
 
  西装客:我刚才已经试过,正是你们家的。
 
  老妇人:你怎么会有这把钥匙?
 
  西装客:我在地上拾到的。
 
  老妇人:(指门口)这儿吗?
 
  西装客:不是。
 
  老妇人:你在哪里拾到的?
 
  西装客:巡捕房!
 
  老妇人:(大惊)什么!巡捕房?
 
  西装客:老奶奶,你们家的钥匙,你收下藏好吧!不可再丢落呵!
 
  (西装客正要回身离去,忽然,弄堂中进来两个小流氓,歪戴鸭舌帽,手里拿着一张像,想贴到弄堂墙上。)
 
  小流氓甲:这儿好!
 
  小流氓乙:这儿好!
 
  (两个争着贴。)
 
  西装客:  贴什么?
 
  小流氓甲:贴"三千块大洋"!
 
  小流氓乙:你见过三千块大洋吗?
 
  (西装客见是一张周恩来像,佯装不认识。)
 
  西装客:  这个人是谁?
 
  小流氓甲:周恩来!
 
  小流氓乙:共产党领袖!捉到了赏大洋三千块!
 
  西装客:  这里不能贴。
 
  小流氓甲乙(同声):为啥不能贴?
 
  西装客:  这里是租界,懂吗?
 
  小流氓甲:你管租界?
 
  西装客:  管一点。
 
  小流氓乙:你是啥人?
 
  西装客:  你说呢?
 
  小流氓甲:黄金荣门下?
 
  西装客:  不是。
 
  小流氓乙:阿拉是黄金荣门下!天下走得!
 
  小流氓甲:这个悬赏贴定了!
 
  (小流氓甲乙动手贴捉拿周恩来的悬赏,西装客上前制止,双方推搡起来。)
 
  小流氓甲:你要打架?
 
  小流氓乙:打架我顶欢喜!
 
  (两人朝西装客上下进攻,被西装客轻松地一下就摔倒在地。)
 
  小流氓甲:哎哟,你是行家!
 
  小流氓乙:哎哟,阿拉不是你对手!
 
  (两人从地上爬起来,向西装客拱手讨饶。)
 
  小流氓甲:先生,我猜你是巡捕房的这个(翘起一只大拇指),是吗?
 
  小流氓乙:你为啥帮共产党?
 
  西装客:  你们为啥害共产党?
 
  小流氓甲:阿拉不想捉周恩来,上头要阿拉贴,给钱吃饭呢!
 
  西装客:  你们走吧,这里不能贴!
 
  (两个小流氓拿着悬赏纸匆匆逃走。西装客见老妇人惊呆在一边。)
 
  西装客:(愉快地)一边向外走,一边唱《匆匆一生也值得》:
 
  门口风急,
 
  弄中风急,
 
  我送达这个信息,
 
  匆匆一生也值得!
 
  党内风急,
 
  天下风急,
 
  我能出上一点力,
 
  匆匆一生也值得!
 
  (西装客刚下,老妇人家大门急开,周恩来和邓颖超双双冲出,把老妇人扶回家中。)
 
  邓:    妈妈,你受惊了?
 
  邓妈妈:没什么!只是那位西装客很怪,他怎会有我们家的钥匙?
 
  周:   (拿过钥匙)这是一个复制的钥匙!
 
  邓:    一定是把向忠发那只钥匙复制的。来人讲得很清楚,他是在"巡捕房地上"捡到的!
 
  邓妈妈:你们都听到了?
 
  邓:    都听到了,也看到了。
 
  周:    来人是报讯的:向忠发已叛变!这只钥匙就是一个证明。
 
  邓妈妈:你们快走!敌人一定很快会跟踪追来!
 
  邓:    妈妈,我们一起走吧!
 
  邓妈妈:不!我老年人没有关系,敌人是要抓你们!
 
  邓:    妈妈!
 
  邓妈妈:你们快走!
 
  (邓妈妈催周、邓两人出门。周迅速撤掉楼上窗口的花盆下来。)
 
  邓:    妈妈你保重!
 
  周:    妈妈,后窗口窗帘拉好!(这是约定的一个秘密讯号)
 
  邓妈妈:我知道!
 
  (周邓两人急速出门离去。)
 
  (八)后窗灯光
 
  (夜晚,马路上行人未绝。苏州河岸边一高堤上,周恩来和邓颖超两人一起在观察远处自家楼上后窗的灯光。只见窗帘拉开,透露出一片昏黄的灯光,这是他俩和妈妈约定的一个秘密信号:如家中有敌情便帘开灯亮。)
 
  周邓无限思念地吟唱《后窗灯光曲》:
 
  望着后窗昏黄的灯光,
 
  听到母亲报警声远扬;
 
  一声声是那么迫切、明了,
 
  敌人已潜进了厅堂。
 
  望着后窗昏黄的灯光,
 
  看到母亲拒敌的刚强;
 
  一百个"不知道""不知道",
 
  平地昂然挺起一座山冈。
 
  呵,妈妈,我们感谢你,
 
  一次次把革命的儿女隐藏;
 
  你的心和党的事业融在一起,
 
  你像寒梅一株吐着芳香。
 
  呵,妈妈,我们祝福你,
 
  平安无事度过又一个激浪;
 
  多少忧愁增添了你的白发,
 
  历史将记下你的道德光芒。
 
  (九)立即处决
 
  (在江西南昌一个秘密园林中,四面都有国民党兵士严密保卫着。)
 
  蒋介石:杀字当头,
 
  我的信仰,
 
  不漏一个,
 
  我相信枪。
 
  (左右一片肃杀气氛,人员个个似虎狼。)
 
  蒋介石:向忠发还说些什么?
 
  左右人:只要不杀他,他愿把宝献上!
 
  蒋介石:他有什么宝?
 
  左右人:他有一只钥匙,能进入周恩来的住宅!
 
  蒋介石:(摇头笑)嘿嘿!嘿嘿!我最了解周恩来,向忠发捉不到周恩来,你们也捉不到周恩来!
 
  左右人:钥匙是真的!
 
  蒋介石:钥匙是死的!
 
  左右人:对,人是活的!房门打开的时候,人可早已逃走!
 
  蒋介石:向忠发当上共产党总书记,这是历史的误会!此人无价值,对共产党无用,对我们也无用,立即枪决!
 
  左右人:是!立即枪决!
 
  (蒋介石对自己"杀字当头"迅速下令处决的作法十分得意,他希望自己的部下都能理解效法,特别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继承。)
 
  蒋介石:我有大旗孙中山作掩饰,
 
  不怕万人唾骂反革命;
 
  我坚决反对联俄联共,
 
  已杀掉很多共产党人。
 
  "一将成功万骨枯",
 
  我追求这种历史风景;
 
  多少人都慑服于我,
 
  我盼望儿子能继承。
 
  蒋介石躺在一张沙发上,眯朦着眼睛,渐渐进入了一个梦境。他梦见儿子经国从苏联留学回来后,在江西赣州执政,当国民党又一次撕毁国共合作协议大肆逮捕共产党人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在一座办公大楼的围墙外,蒋经国看见一位自己熟悉的年青的女共产党人匆匆走来,他对她说道:"你怎么还没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女共产党员站定脚步,严肃地责问道:"国民党为什么又破坏国共合作?为什么又捕杀共产党人?"
 
  蒋经国语塞。他最后低声地说了一句:"你走吧!"
 
  蒋介石作梦至此,一惊而醒。
 
  蒋介石(失望地):糊涂!经国糊涂!他怎么把"合作"当真了呢?他在苏联中毒太深了!他如何继承我的果断处决呢?希望这只是一个梦,一个梦!
 
  幕外音男声唱《独裁者的梦》:
 
  独裁者能把庐山装入口袋中,
 
  但他却害怕作一个梦;
 
  梦是一种最有力的表演,
 
  它会使他变成一只虫。
 
  (十)特科战士
 
  (幕开场上无人,暗灯光。荧屏上出现警备司令部内乱作一团,叫嚷着:"向忠发的口供不见了!向忠发的口供失窃了!"司令熊式辉喝叫:"这一定是共产党干的!这一定是潘汉年干的!我命令:捉拿潘汉年!共产党人钻到我司令部里面来了,这还了得!")
 
  (荧屏消失,舞台上现出一条街景,寂静无人,特科战士潘汉年快步走上,面带战胜的微笑。)
 
  幕外音:中共的特科战士潘汉年来了!他奉周恩来的命令,从敌阵中获得向忠发的口供来了。向忠发被捕后的表现已经清楚无疑,他失节叛变,出卖战友,危害中央,因此,本来准备追悼的活动取消。
 
  女声朗诵(高昂地):《潘汉年--一颗在夜色中行进的星》:
 
  一颗在夜色中悄悄行进的星,
 
  一个敢于和魔鬼对话的人;
 
  他率领着中共特科的兵,
 
  有尖刀、有妙笔、有奇琴;
 
  当危险像狼一样逼近的时候,
 
  警告的纸条会在你的窗口飞临;
 
  不要怕前面是一堵死墙,
 
  他说风云中有路可寻;
 
  "神通广大"只是历史的需要,
 
  他的勇气和智慧才称永恒;
 
  一次次地狱门外的微笑,
 
  刻划了一条灵魂的忠诚。
 
  潘汉年(庄重地)唱《生死曲》:
 
  世界路上假象多迷人,
 
  我只相信证据不信神。
 
  尸体倒在刑场已消失,
 
  出卖灵魂的口供有证明。
 
  不怕敌阵像一个铁桶,
 
  特科战士奋勇向前进。
 
  生--我天天浇灌党的安全花,
 
  死--我没子女牵挂随时挺起身!
 
  我爱每一扇抱着希望的窗,
 
  我爱每一扇等着太阳的门。
 
  我的身影一般与贫穷相接,
 
  我也会突然出现在豪华宴会厅。
 
  人民都会掩护特科战士,
 
  我们才成了党的特科之鹰。
 
  我的歌是从心底发出的声音,
 
  它将在历史的节拍中永存。
 
  潘汉年坚信地唱《历史与木船曲》:
 
  (历史是一支船队,永远向着明天开航;湮没的历史,像一条沉没在海底的船……但它完全死亡了吗?)
 
  不要认为历史的木船会轻易死亡,
 
  英雄的船队将见到新世纪的阳光。(注)
 
  海底的鱼儿在睡梦中对我讲:
 
  "我的家居就是一支不屈的桨!"
 
  (注:郑和船队雄伟的帆影,又出现在21世纪的荧屏上)
 
  2005年10月初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