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网前的话 领导题词 顾问与编委名单

诗廊

中国扇面在中西方现代诗交往中曾担当重任 2018-05-09

郁群
 
  早在1864年,美国作家朗费罗的著名诗篇《人生礼赞》就由英国驻华公使威妥玛(T.F.wade)译成“有章无韵”的汉语,由当时清廷总理衙门大臣董恂润色后,威妥玛将译诗抄写在一面中国扇子上,托美国驻华公使蒲安臣转给朗费罗本人。这是最早翻译成中文的西方诗歌之一。朗费罗的《爱情光阴诗》《晨风篇》《箭与歌》及《村中锻工》(今译《乡村铁匠》)也于清末民初译介到中国。朗费罗的中国译介者颇有名家。包括胡适,他介绍“朗费罗氏为美国第一诗人,其诗如吾国之陶潜,秀淡幽明感人最深”。我的暨南大学外文系同学叶津于2014年挑选朗费罗的83首精采诗歌、译成《朗费罗诗选》,今日我们再读朗费罗的一些作品,仍能得到关于美、关于浪漫、关于理想、关于爱、关于大自然的精神享受。这里,我选登了两首诗:
 
 
一、乡村铁匠
 
在栗树张开的繁荫底下,
 
有一间乡村打铁铺,
 
铁匠是壮健有力的大汉,
 
一双大手又硬又粗,
 
他有力的胳膊肌腱纵横,
 
就像铁打似的坚固。
 
他头发卷曲,又黑又长
 
脸膛晒黑有如紫酱,
 
满头湿淋淋的诚实汗水,
 
养家糊口极尽力量。
 
他无愧无忧直面世界,
 
因为没欠任何人的帐。
 
周复又一周,从早到晚,
 
能听到他呼吼的风箱,
 
能听到他挥着沉重的铁杆锤,
 
节奏徐缓地打铁叮当响,
 
像乡村教堂司事敲着晚钟,
 
当夕阳正在向西方沉降。
 
孩子们放学回家的时候,
 
向打铁铺门口张望,
 
他们爱看那熊熊的炉火,
 
爱听那呼吼的风箱,
 
好奇地看铁屑纷飞四溅。
 
像打谷场秕谷飞扬。
 
星期天他去教堂做礼拜,
 
在一群孩子间坐定,
 
他听着牧师祷告和讲道,
 
听女儿曼妙的歌声,
 
(她在乡村唱诗班里合唱),
 
心中美滋滋十分高兴。
 
女儿的歌声听起来如同
 
她母亲在天国歌唱!
 
如今她怎样在坟墓安眠,
 
他得好好再想一想。
 
于是他拭去眼中一滴泪,
 
用他又粗又硬的手掌。
 
辛勤劳作,——欢欣,——哀伤,
 
他一生就这样行进,
 
每天一早开头做一件事,
 
每天晚上把它完成,
 
有些事刚起头,有些已做好,
 
赢得一晚睡个安宁。
 
谢谢你,谢谢你,可敬的朋友!
 
谢谢你教我如何做人!
 
同样,在人生的熊熊炉火中,
 
我们要铸造自己的命运,
 
同样在人生叮当的铁砧上,
 
把火红的事业、思想缎成。
 
二、箭与歌
 
我将一支箭向着天空放,
 
它掉下来,不知墜落何方,
 
箭飞如此迅疾,人的耳目
 
怎能跟上它飞翔的神速?
 
我将一支歌向着天空唱,
 
它掉下来,不知坠落何方,
 
谁的目光如此雪亮锐利,,
 
跟得上歌的飞翔的迅疾?
 
很久以后,在一棵橡树上,
 
我找到那支箭,完好无伤,
 
而那支歌呢,从头到尾,
 
我重新找到,在朋友心里。
 

诗廊:中国扇面在中西方现代诗交往中曾担当重任1、

美国作家朗费罗